施洗約翰

我是施洗約翰,我在曠野,食蝗蟲野蜜。我說我是施洗約翰,好像語無倫次,但我不是傻的,不要以為說自己是耶穌、是上帝的人就一定是傻的。在我的世界裡,就是充滿這些流動變幻的比喻、形象、符號、意念、意境⋯⋯它們是我最擅長的語言。

施洗約翰要來說見證,講自己的生命。施洗約翰獨來獨往,不吃人間煙火,住在曠野,吃的是蝗蟲野蜜;說話好像好有智慧,好獨到,但不是人人都明。他說:「天國近了!」說到這,我想起另一個故事,就是一個傻佬日光日白挑著燈在鬧市中尋找上帝,向人宣告:「上帝死了!」這是尼采說的故事。

Kurt Cobain在Reading的主舞台上,他那把金鬆和白色長袍在風中飄揚,拿著電結他自彈自唱,叫得聲嘶力竭。台下一片人海,群情洶湧,爭著向他膜拜,可是他站在台上仍是那麼孤單,他的內心已飄到荒涼的曠野上。

我是一個普通人,像大家一樣,要做工,賺錢維生。我一星期工作五天,每天工作9個鐘,就是重重複複幫人施洗。我的一天是這樣過的:起床,吃飯,趕返工,工作,放工回家……日復一日。施洗約翰每朝早拿起背囊走到河邊,見一大群人排隊等領洗。「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!……」日復一日。約翰望著一位大叔受洗完畢沾沾自喜,心想:弟兄,你真以為你自己得救了?「你們要結出果子來,與悔改的心相稱!」約翰盡責地提醒群眾,但心裡繼續嘮嘮叨叨:真係睇佢唔順眼⋯⋯毒蛇的種類!

一切都是為了生存。我掙扎求存。我拿著樹枝在沙地上圈出一個圓形的範圍,這方圓二十尺之內,作為我的安全地帶。我在圈的中央盤膝而坐,閉目,定神,感應有誰人步近。這方圓十里之內,間中小貓三四隻,都是不經意的路人甲乙丙之類。曠野吹著風,輕輕刮起沙塵,在我屈著的兩膝前擦過。我乾燥的皮膚,和大漠的土壤同性同質;頭髮、衣服、鞋子、腳板底都蓋了塵土。

「你在無花果樹下我已經看見你了……」上帝玉皇牛鬼蛇神,無處不在。我坐在床上,閉目冥想。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;腦裡空白一片。無花果樹下的拿旦業,菩提樹下的釋迦牟尼⋯⋯都是異國的名字,異國的想像,異想天開,天開了……

我困在房裡。屋裡,窗外,間或感受到空氣中存在著一種神秘的東西,是人們不可知的領域。曠野裡方圓十里,渺無人影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合起雙眼便是另一個天地。那就好像做夢一樣,夢是假的,但它也帶給你感覺,一切的情景,無論有多荒謬絕倫,其實都是反映著你真實的心境。

我合起雙眼,見到夜裡一個小孩子蹲在床前寫字,我睡在床上給醫生探肚子,檢查傷口。醫生問:「你怎麼樣?」我呆望著醫生,一聲不哼;累了,我就抱著我的頭,閉目養神,不能入睡。有時抱著各種痛楚去睡,有時麻木了。半睡半醒,迷迷糊糊。
睡得不好,沒精神,約翰也要起床趕返工,又對著一群招人生厭的東西。

「來來來,下一個……縮低D你個頭啦,係呀……阿叔你縮低D啦唔係D水點浸到你個頭呀……阿生你再唔縮低D我唔同你洗架喇………喂喂喂你睇住你副眼鏡呀……係呀係呀,浸埋佢啦係呀隻手都要浸埋呀……喂喂你件衫鈎住左我呀喂喂……你唔好亂郁啦,定D黎……好喇好喇起身喇……得喇得喇夠喇夠喇上帝聽到你禱告架喇你唔使咁長氣啦……你冚家都有上帝祝福喇你講夠未呀?………喂喂喂老友你賴低左副眼鏡呀……唉……來,下一個……」

幾經辛苦才等到日落西山,施洗約翰執包袱返歸。他終於又回復一個人,獨來獨往。回到茅屋,寧願在床上打坐,神遊太虛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永恒。

永恒?

永恒的痛苦。鬧鐘響起,又一天。同一個時間,同一碟飯,同一套衫,同一對鞋,同一個車站,同一班車,同一群人,同一個阿叔坐響你對面,同一個髮型,同一個猥瑣行為,同一個步速,同一個同事,同一架升降機,同一番寒暄,同一個笑容,同一句粗口,同一個漫罵,同一個位,同一部電腦,同一個login name,同一疊稿,同一個軟件,同一種合作,同一種磨擦,同一種怨氣,同一份糧⋯⋯萬劫不復,永不超生。

一切都感覺很陌生和疏離。我是誰?我在這裡做什麼?你們在說什麼?我不認識你們,你們跟我有什麼相干?你們想的是什麼呢?

你想像萬物靜止的一刻,你感受到永恒嗎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死亡,感覺永恆嗎?因為生人永遠不知道死後世界,也從未見過死人復生,看,那些屍骨都睡在那兒百千萬年,而且還要繼續睡下去。

生命短暫,死亡永恒。頃刻消失,不再存在。那我們在做什麼?

癱瘓的人生,癱瘓的身體,但我的精神衝出這間小茅屋,衝出曠野,衝出宇宙。我的世界很大,像沒盡頭的太空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施洗約翰行市集,「要支滴露丫老闆!」滴露滅絕家裡面所有大菌細菌、蛇蟲鼠蟻。約翰覺得自己很難在這地球生存,他根本屬於太空,太空真空沒有細菌,他就安心。

人們很久沒有見過施洗約翰,我想大概有二千幾年吧,不知不覺,現在已經是21世紀了。上世紀某年代,人們都嚮往一種飄然的精神境界。一個男孩走入森林裡,追逐一個撲朔迷離的女孩。他自己一個人在森林裡玩,捕風捉影。Isn’t it good to be lost in the wood? Isn’t it bad so quiet there in the wood?⋯⋯⋯我夢見森林,森林也就是我。

曠野,一棵樹也沒有,森林和曠野格格不入。約翰面前的一隻騾子,醜得很,苦得很,負擔沉重,冚身鋪滿塵。頭上的太陽也熬人,苦得約翰眉頭深鎖。討厭這太陽,討厭這隻醜騾子。他回到屋裡,坐在床邊,直到日落;有早晨,有晚上,這樣的日子,不知是第幾天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夕陽西下,曠野盡頭一個紅蛋黃,還有海市蜃樓。小茅屋裡,書桌前面坐著施洗約翰,他仍然存在,在這一刻地上的某一點,he’s happening。

呆滯,靜止,身處於永恒,空虛,無聊,沒所謂。一個人站在曠野的中央,沙塵滾滾,赤裸而乾燥的身軀,纏著一件袈裟。他又回頭望,無奈,然後合上雙眼,凝神,定氣,尋找安詳——他那副臉孔,呆滯,懶洋洋。

他在書桌上寫字,忽然看見一隻蟲在面前爬過。他望著,像偵察到一隻巨型怪物,大得眼裡就只有它,然後鎖定目標,伸出手來,一個指頭把它擠死了。

約翰擁抱著的是萬物的神秘感。約翰脫掉衣服,向前衝,撲向象徵奧秘的汪洋大海裡。跳進去,毫無保留的投進它的懷抱中——晚上的大海,是一團黑色的神秘力量,海浪不斷起伏;漆黑,看不清,但你聽見咆吼,發出呼喚,叫你敬畏。

—帶我到海邊看看。

—看什麼?

—力量……什麼也好。看著大海,看一整天,感受那力量。

—有什麼好看?天氣很熱,看看那太陽……

—哈哈哈哈……

—不要笑不要笑⋯⋯

—太陽出來就有螞蟻。

—螞蟻?讓我殺掉牠們!

—殺不盡,頑強的。

螞蟻藥,這貼一盒,那貼一盒,今天死了多少?

1, 2, 3, 4, 5, 6, 7, 8, 9, 10, 11, 12, 13, 14, 15, 16, 17, 18, 19, 20, 21, 22, 23, 24, 25⋯⋯

約翰睡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你們印象中認識的施洗約翰,是每天都到河邊替人施洗的那個男人,說什麼「預備主的路、修直主的道」,另外還有一個男人跟他相遇,曖昧一輪,約翰替他施洗,然後天開了,光芒耀眼,有白鴿降落在那個男人身上。

施洗約翰舉頭望向那刺眼的晴空。曠野萬里無雲,日頭把大地燒得火燙。約翰熱得臉紅耳赤,豆大的汗珠一滴接著一滴從額頭滾下來。「他媽的,天氣這麼熱……恨不得我也把自己全身浸在河裡解解暑……」可他看見無盡頭的人龍,就知道又是忙碌的一天。

約翰很喜歡水,但也害怕水。水原來很溫柔,在撫慰著你每一寸赤裸的肉體,水是最體貼的東西。你放鬆自己,信任大海,讓它承載著你;任意舞動,水會配合你。可是,如果你開始畏懼,與海為敵,那你只會不斷沉下去。

「不要怕,把頭浸下去……」約翰小時學游水,父親催促他學閉氣。約翰在探索另一種空間維度——水底是另一個世界。扭曲了的影像和聲音,猶如夢境一樣。他在水底裡看見前面有幾根腿,輪廓跟著水流變形扭動著;隱約聽見水面的人聲——吟吟噚噚,像鬼在你耳邊竊竊私語。

約翰喜歡游水,但他很多年沒有游了。他待在家裡,一事無成,夏天的日子,一天一天的流逝。「噢……今年夏天又過了,下年吧……」年復一年,他都這樣說。

約翰放工回家,清理雜物。他在枱底下的暗角找到了一雙運動鞋,他才記起有這雙鞋,是很多年前買下的,原本打算天天跑步。可是,最終這雙鞋從未落過地。

約翰今天放假,不知怎的,悶悶不樂,沉鬱非常,很是痛苦。他無無聊聊的在他的iPhone看約伯記。看了一兩頁,便很不屑地關掉了。他心想:「約伯的痛苦算什麼?」他環顧四周,滿車廂都是人,但沒一個熟悉的。

約翰在聽的音樂,像呼喚著世界的痛苦。他相信,音樂是一種宗教信仰。有上帝、有精神領袖、有聖像、有追隨者、有概念、有意識、有禮儀、有傳統、有派別……音樂,把他的痛苦升華;他腦裡的東西,跟著音波轉。他參透五根,聲音有色彩,影像有說話,每個季節空氣的味道藏著記憶與情緒。

可是,感官是短暫的,痛苦卻好像永恒,沒完沒了。假如終點是前面很遙遠的一點,a vanishing point,那我望著這一點,思量著這一點就好像是我一生所有事情的聚合凝結。它像一粒原子核,是重量和能量的表徵。

地鐵穿越看不到盡頭的地道,約翰在自己的時光長廊裡向前走。他不知道前面是什麼,也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,但還是要繼續向前行,憑著本能和直覺。

午飯時間到了,約翰找到一處疏落的樹蔭,坐下來歇一歇。他拿過飯盒,打開,看了一看,嘗試吃了一兩口,便吃不下去了。日子很苦,沒胃口。他又在發呆,看見河邊還有不少人等著受洗。對著這些人,他已經沒什麼感覺了,日日如是,人只能麻木。

最後,約翰還是在樹下躺下來,閉目,養神,腦裡又響起迷幻的音樂,放映著約翰得道成仙的故事……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