亡國之音

古代宴樂圖

關於亡國的故事,文學典籍裏多不勝數。歌,常常是故國的象徵。亡國者,有聽見蜀地歌舞卻已樂不思蜀的,也有以淚洗面的。如高孝珩談起北齊,「自陳國難,辭淚俱下」;他精通音樂,但不想再吹奏自己的歌,說:「亡國之音,不足聽也。」皇帝威迫,於是嗚咽痛哭。

無論何時何地何種族,亡國的哀痛都一樣。以色列人的詩篇這樣唱:「當我們坐在巴比倫河畔,一想起熙雍即淚流滿面。在那地的楊柳間,掛起我們的琴絃。 因為那些俘虜我們的,要我們唱歌,那些迫害我們的,還要我們奏樂:『來!給我們唱一支熙雍的歌!』」

國字,以城郭把一個地域圍起來,極力捍衛我們的產業、我們的文化歷史。國,即是「我們的」,壁壘分明。我們的地方給外人清洗,淪為次等,國破了,城市高樓建築依舊,但裏面何其荒涼,給人搜刮一空。

我們的歌在哪裏了?我們的腔調、我們的詞、我們的語言是什麼?多數人都答不出來了,就快連自己的語言也不懂書寫,只會寫些不倫不類的官方自創的新辭,充斥扭曲的語句,顛三倒四。上海人、北京人、廣東人、雲南人、四川人、山東人等等都沒了自己;藏人、滿洲人、新疆人、蒙古人,還有多不勝數的原住民族,也怕漸漸消亡——穿起民族服裝,來人民大會堂前面做花瓶,做商品;我們都是中國人,都是中國的。

固有民情冰消瓦解,鄉國景象模糊不清,人們寧願擁抱空洞浮誇的強國大國;一群暴發戶,建構一個反人類、反文化的共產黨國。中國,所謂何物?這境域曾出現無數的國族,分分合合,但這裏歷代人的國族情感,從沒有如現在的「中國人」那般含糊,那般蠻橫霸道。無骨髓的,何國之有?

在我們的地頭聽見什麼歌聲?大媽手舞足蹈,唱什麼跳什麼連她們自己也不懂,純屬播放噪音,卻霸佔了我們的街道。共產黨已經在大陸掏空了一整代人的精神靈魂,現在要輪到我們嗎?香港城郭失陷,我對「我們的」意識從未有過如此這般強烈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