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在香港

我的國在哪裡?我的國在香港,因為這裡埋藏了我所屬的深厚的文化和產業(包括一切的社會經濟產業和土地主權,下同)。國者,以城郭把自家的地域圍起來,操起干戈,捍衛自家的產業和主權;國之內是「我們的」,壁壘分明,不容侵犯。

invading我一天一天的看著香港人舊有的習性、民風、語言、思維、才幹,還有物質方面的經濟基建、知識產業等,都漸漸被侵略、摧毀,這種痛心和焦慮,絕不是單單失去所謂自由民主這層次的問題,而是族群身分尊嚴的侮辱,就好像一個國家被一群暴虐蠻夷外邦入侵一樣——你可以囚禁我,殺害我,但絕不可消滅我的生活方式,還摧毀我們最優秀的、最文明的產業。

族群意識抬頭,在異類壓迫之下加倍地促成。我們不能只捍衛死的制度框架,一個地方的文化、優秀產業,才是一群人共有的、活的精神,是我們存在的靈魂,是一個族群的精華所在,賴以延續的命脈。如果我們失去了屬於自己的文化、產業,縱有自由民主都是徒有軀殼,國也是亡了。就正如如今中共治下的中國,國家架構縱然強壯,但人民素養崩壞,掛在人民嘴邊的精神價值都只為政權服務,而不是為了弘揚民族文化本身的優秀與高貴,也不是為了人民素養得以精益求精;因此「中國」也只算是一個死國。

我每天讀著大量的文章,都是嚴重被污染的中文,滲透來自大陸的奇怪用語和句法,已經不是普通地道香港人能看明白的語言——自創新辭,中西交雜,不倫不類。我們唱的已經不是我們的歌,看的不是我們的節目,拍的不是我們的電影,寫的不是給我們看的文章⋯⋯還有我們的素養、生活方式、經濟重心、價值取向,諸如此類,統統像溫水煮蛙一樣,給大陸的方式融掉,腐敗文化、腐敗思想,由權力核心所在的香港政府開始,已經蔓延到商業企業,甚至文化界,大陸的文化、做事手法、思維模式已經逐漸取代了舊有香港人的。

我更憂心的是,這群仍擁有舊有文化的香港人——大概去到1980後期香港出生或長大的,受過回歸前社會薰陶的一群,將會漸漸消逝,為數越來越少;後起的都活在一個紛亂無根的社會裡,「香港」對於新一代更加模糊不清,香港加速滅亡,他們最多從歷史中認識香港、認識香港人。相比起忘記六四,香港人忘記「香港人」還不更可怕嗎?忘記六四不會令香港滅亡,但香港本土歷史文化失傳、斷層,香港就真要滅亡了。

我深感兩族群之間極大的差異,更何況自身族群的文化、產業處於不平等的弱勢,遭受嚴重摧殘,喚起了我「國」的意識。中國共產黨本就是一群外來畸胎,首先經歷了數十年統治清洗了中國大陸,現在香港「回歸」到中共手裡,輪到我們遭受骨髓大清洗。

因此,我鄙視那些不顧香港人身分被侵犯而只顧咆哮自由民主口號的人,甚至當中有人推崇「愛中國」的意識——香港人這個文化共同體已經被蹂躪至此,還要我們愛那些強暴我們的外匪?說這種話的人是無情之物,是香港人的叛徒,不知「國恥」為何物。剝奪我人身自由不足懼,摧毀我精神靈魂才叫人痛心切骨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